彩客网竞彩足球推荐
登錄 注冊

《陳書卷十九|虞荔傳》的閱讀題目以及譯文

時間:2018-05-16 陳書 我要投稿

  虞荔,字山披,會稽馀姚人也。祖權,梁廷尉卿、永嘉太守。父檢,平北始興王諮議參軍。荔幼聰敏,有志操。年九歲,隨從伯闡候太常陸倕,倕問《五經》凡有十事,荔隨問輒應,無有遺失,倕甚異之。又嘗詣徵士何胤,時太守衡陽王亦造焉,胤言之于王,王欲見荔,荔辭曰:“未有板刺①,無容拜謁。”王以荔有高尚之志,雅相欽重,還郡,即辟為主簿,荔又辭以年小不就。及長,美風儀,博覽墳籍,善屬文。釋褐,署法曹外兵參軍,兼丹陽詔獄正。梁武帝于城西置士林館,荔乃制碑,奏上,帝命勒之,立于館,仍用荔為士林學士。尋為司文郎,遷通直散騎侍郎,兼中書舍人。時左右之任,多參權軸,內外機務,互有帶掌,唯荔與顧協淡然靖退,居于西省,但以文史見知,當時號為清白。尋領大著作。

  初,荔母隨荔入臺,卒于臺內,尋而城陷,情禮不申,由是終身蔬食布衣,不聽音樂,雖任遇隆重,而居止儉素,淡然無營。文帝深器之,常引在左右,朝夕顧訪。荔性沉密,少言論,凡所獻替,莫有見其際者,故不列于后焉。

  時荔第二弟寄寓于閩中,依陳寶應,荔每言之輒流涕。文帝哀而謂曰:“我亦有弟在遠,此情甚切,他人豈知。”乃敕寶應求寄,寶應終不遣。荔因以感疾,帝數往臨視。令荔將家口入省,荔以禁中非私居之所,乞停城外。文帝不許,乃令住于蘭臺,乘輿再三臨問,手敕中使,相望于道。又以荔蔬食積久非羸疾所堪乃敕曰能敦布素乃當為高。卿年事已多,氣力稍減,今給卿魚肉,不得固從所執也。荔終不從,天嘉二年卒,時年五十九。

  文帝甚傷惜之,贈侍中,謚曰德子。及喪柩還鄉里,上親出臨送,當時榮之。

  (選自唐·姚思廉《陳書卷十九》有刪改)

  注:①板刺,即名片。古時書寫名字于竹木片上,作訪問通名之用。

  10.對下列句子中加點詞的解釋,不正確的一項是(3分)( )

  A.雅相欽重 雅:向來

  B.帝命勒之于館 勒:收藏

  C.淡然無營 營:謀求

  D.當時榮之 榮:認為……是榮耀

  11.下列各組句子中,加點詞的意義和用法都相同的一組是(3分)( )

  A.時太守衡陽王亦造焉 復駕言兮焉求

  B.王以荔有高尚之志 去以六月息者也

  C.荔乃制碑 乃瞻衡宇

  D.而居止儉素 泉涓涓而始流

  12.文中畫波浪線的句子斷句正確的一組是 (3分)( )

  A.又以荔蔬食/積久非羸疾/所堪乃敕曰/能敦布素/乃當為高

  B.又以荔蔬食/積久/非羸疾所堪/乃敕曰/能敦/布素乃當為高

  C.又以荔蔬食積久/非羸疾所堪/乃敕曰/能敦布素/乃當為高

  D.又以荔蔬食積久/非羸疾所堪/乃敕曰能/敦布素/乃當為高

  13.翻譯下面的句子。(12分)

  ⑴ 荔隨問輒應,無有遺失,倕甚異之。

  ⑵ 我亦有弟在遠,此情甚切,他人豈知。

  ⑶ 卿年事已多,氣力稍減,今給卿魚肉,不得固從所執也。

  10. (3分)本題考查對常見文言實詞在文中的含義的理解,能力層級B。

  【參考答案】B(勒:雕刻)

  11. (3分)本題考查對常見文言虛詞在文中的意義和用法的理解,能力層級B。

  【參考答案】C.乃:于是,副詞( A.代詞,之/疑問代詞,什么; B.因為,介詞/憑著,介詞;

  D. 但是,連詞,表轉折/表示修飾關系,連詞)12. C

  13、①虞荔隨問隨答,沒有遺漏缺失的地方,陸倕感到十分驚奇(詫異)。(4分,“異”1分,句意2分)②我也有弟弟在遠方,這種思念的心情十分迫切,他人哪里知道。(4分,“切”分,句意2分)③你年紀已經老了,生氣活力稍有減退,現在給你魚肉,不準堅持所遵守的布衣素食的做法。

  文言參考譯文:

  虞荔字山披,會稽馀姚人。祖父虞權,在梁朝任廷尉卿、永嘉太守。父親虞檢,任平北始興王咨議參軍。

  虞荔幼年時聰明敏睿,有志向操守。九歲那年,隨從堂伯父虞闡去探望太常陸倕,陸倕問虞荔《五經》中的十件事,虞荔隨問隨答,沒有遺漏缺失的地方,陸倕十分驚奇(詫異)。又曾經拜訪不就朝廷征聘的士人何胤,當時太守衡陽王也來訪,何胤把虞荔的情況告訴衡陽王,衡陽王要見虞荔,虞荔推辭說:“沒有擔任官職,不可拜見。”衡陽王因為虞荔有高尚的志行,極為敬重,回到郡中,立即征召虞荔為主簿,虞荔又以年紀小辭謝而不就任。到成年時,有漂亮的風度儀表,博覽古代典籍,善于作文章。脫去平民布衣,署理法曹外兵參軍,兼任丹陽詔獄正。梁武帝在京城西邊設置士林館,虞荔便寫作碑文,呈上朝廷,梁武帝命令將碑文刻石,陳列于館中,便任用虞荔做士林學士。接著任用為司文郎,升任通直散騎侍郎,兼任中書舍人。當時梁武帝左右任職的官員,多參與權力中樞,朝廷內外的軍政大事,互相間交錯兼管,惟有虞荔和顧協寧靜淡泊恭謹地退避,居住在宮中西邊的官署里,只以通曉文史為人所知,當時號稱清白。接著領大著作的職務。

  當初,虞荔的母親隨虞荔進入臺城,死于臺城中,接著臺城失陷,哀情喪禮無法表示,虞荔因此終身吃素食穿布衣,不聽音樂,雖所擔任職務待遇貴盛,而生活節儉樸素,寧靜淡泊無所追求。文帝十分器重他,時常帶領在自己身邊,早晚顧問。虞荔性格深沉謹慎,少說話,凡是諍言進諫獻上可行的意見除去不可行的做法,這方面沒有誰能比得上他,所以虞荔的位置不會列在別人之后。

  那時虞荔的第二個弟弟虞寄居住在閩中,依附陳寶應,虞荔每次談到他就流淚。文帝哀憐而對他說:“我也有弟弟在遠方,這種思念的心情十分迫切,他人哪里知道。”于是下發詔令給陳寶應索要虞寄,陳寶應最終不肯遣送。虞荔因此而傷感生病,文帝幾次親往看望。命令虞荔將家中人口搬進官署居住,虞荔以宮中不是私家居住的處所,請求留居城外,文帝不許可,便命令他家住在蘭臺,文帝乘輿再三親臨慰問,親自寫詔書派往探視的宮中使者,在道路上彼此都能看到。又因為虞荔吃素食太久,不能承受疲病的折磨,文帝于是下詔令說:“能淳樸地穿布衣吃素食,便是高尚的節操,你年紀已經老了,生氣活力稍有減退,現在給你魚肉,不準堅持所遵守的布衣素食的做法。”虞荔最終不聽從。天嘉二年去世,時年五十九歲。

  文帝十分哀傷惋惜,贈給他侍中的官銜,謚號叫做德子。到他的喪柩送還故鄉時,文帝親自出來送行,當時的人認為很榮耀。

彩客网竞彩足球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