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客网竞彩足球推荐
登錄 注冊

《舊五代史》 卷一百四十九 志十一

時間:2017-07-20 舊五代史 我要投稿

  ◎職官志

  夫官非位無以分貴賤,位非品無以定高卑,是以歷代史官,咸有所紀,皆窮源而討本,期與世以作程。迨乎唐祚方隆,明皇在宥,采累朝之故事,考眾職之遐源,申命才臣,著成《六典》,其勛階之等級,品秩之重輕,則已備載于其中矣。故今之所撰,不敢相沿,祖述五代之命官,以踵百王之垂范,或厘革升降,則謹而志之,俾后之為天官卿者,得以觀焉。

  梁開平三年三月,詔升尚書令為正一品。按《唐六典》,尚書令正二品,是時以將授趙州王镕此官,故升之。

  后唐天成四年八月,詔曰:“朝廷每有將相恩命,準往例,諸道節度使帶平章事、兼侍中、中書令,并列銜于敕牒后,側書‘使’字。今兩浙節度使錢镠是元帥、尚父,與使相名殊,承前列銜,久未改正。湖南節度使馬殷,先兼中書令之時,理宜齒于相位,今守太師、尚書令,是南省官資,不合列署敕尾。今后每署將相敕牒,宜落下錢镠、馬殷官位,仍永為常式。”

  梁開平二年四月,改左右丞為左右司侍郎,避廟諱也。至后唐同光元年十月,復舊為左右丞。

  后唐長興元年九月,詔曰:“臺轄之司,官資并設,左右貂素來相類,左右揆不至相懸,以此比方,豈宜分別。自此宜升尚書右丞官品,與左丞并為正四品。”

  右都省

  后唐長興四年九月,敕:“馮赟有經邦之茂業,宜進位于公臺,但緣平章事字犯其父名,不欲斥其家諱,可改同平章事為同中書門下二品。”后至周顯德中,樞密使吳廷祚亦加同中書門下二品,避其諱也。

  晉天福五年二月,敕:“以門下侍郎、中書侍郎并為清望正三品。”九月,詔曰:“《六典》云:中書舍人掌侍奉進奏參議表章,凡詔旨制敕、璽書策命,皆按故事起草進畫,既下,則署而行之。其禁有四:一曰漏泄,二曰稽緩,三曰違失,四曰忘誤,所以重王命也。古昔已來,典實斯在,爰從近代,別創新名。今運屬興王,事從師古,俾仍舊貫,以耀前規。其翰林學士院公事,宜并歸中書舍人。”

  七年五月,中書門下上言::有司檢尋長興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敕:準《官品令》,侍中、中書令正三品,按《會要》,大歷二年十一月升為正二品;左右常侍從三品,按《會要》,廣德二年五月升為正三品;門下中書侍郎正四品,大歷二年十一月升為正三品;諫議大夫正五品,按《續會要》,會昌二年十二月升為正四品,以備中書門下四品之闕;御史大夫從三品,會昌二年十二月升為正三品;御史中丞正五品,亦與大夫同時升為正四品。”敕:“宜各準元敕處分,仍添入令文,永為定制。”又詔:“門下侍郎,班在常侍之下,俸祿同常侍。”

  周顯德五年六月,敕:“諫議大夫宜依舊正五品上,仍班位在給事中之下。”按《唐典》,諫議大夫四員,正五品上,皆隸門下省,班在給事中之下。至會昌二年十一月,中書門下奏,升為正四品下,仍分為左右,以備兩省四品之闕,故其班亦升在給事中之上。近朝自諫議大夫拜給事中者,官雖序遷,位則降等,至是以其遷次不倫,故改正焉。

  ──右兩省

  后唐清泰二年十一月,制:“以前同州節度使、檢校太尉、同平章事馮道為守同空。”時議者曰:“自隋、唐以來,三公無職事,自非親王不恒置,于宰臣為加官,無單置者。”道在相位時帶司空,及罷鎮,未命官,議者不練故事,率意行之。及制出,言議紛然,或云便可綜中書書下事或云須冊拜開府。及就列,無故事,乃不就朝堂敘班,臺官兩省官入就列,方入,宰臣退,踵后先退。劉昫又以罷相為仆射,出入就列,一與馮道同,議者非之。及晉天福中,以李纮為司徒,周廣順初,以竇貞固為司徒,蘇禹珪為司空,遂以為例,議者不復有云。

  ──右三公

  后唐天成元年夏六月,以李琪為御史大夫,自后不復除。其年冬十一月丙子,諸道進奏官上言:“今月四日,中丞上事,臣等禮合至臺,比期不越前規,依舊傳語,忽蒙處分通出,尋則再取指揮,要明審的。又蒙問:大夫相公上事日如何?臣等訴云:大夫曾為宰相,進奏官伏事中書,事體之間,實為舊吏。若以別官除授,合云傳語勞來,又堅令通出。臣等出身藩府,不會朝儀,拒命則恐有奏聞,遵稟則全隳則例,伏恐此后到臺參賀,儀則不定者。”詔曰:“御史臺是大朝執憲之司,乃四海繩違之地,凡居中外,皆所整齊,藩侯尚展于公參,邸吏豈宜于抗禮。遽觀論列,可驗侮輕,但以喪亂孔多,紀綱隳紊,霜威掃地,風憲銷聲。今則景運惟新,皇圖重正,稍加提舉,漸止澆訛。宜令御史臺,凡關舊例,并須舉行,如不稟承,當行朝典。”時盧文紀初拜中丞,領事于御史府,諸道進奏官來賀,文紀曰:“事例如何?”臺吏喬德威等言:“朝廷在長安日,進奏官見大夫中丞,如胥吏見長官之禮。及梁氏將革命,本朝微弱,諸藩強據,人主大臣姑息邸吏,時中丞上事,邸吏雖至,皆于客次傳語,竟不相見。自經兵亂,便以為常。”文紀令臺吏諭以舊儀相見,據案端簡,通名贊拜。邸吏輩既出,怒不自勝,相率于閣門求見,騰口喧訴。明宗謂趙鳳曰;“進奏官比外何官?”鳳對曰:“府縣發遞祗候之流也。”明宗曰;“乃吏役耳,安得慢吾法官。”乃下此詔。

  晉天福五年二月,以御史中丞為清望正四品。按《唐典》,御史中丞正五品上,今升之。三年三月壬戌,御史臺奏:“按《六典》,侍御史掌糾舉百僚,推鞫獄訟,居上者判臺,知公廨雜事,次和西推、贓贖、三司受事,次知東推、理匭。”敕宜依舊制。遂以駕部員外郎兼侍御史知雜事劉皞為河南少尹,自是無省郎知雜者。

  開運二年八月,敕:“御史臺準前朝故事,以郎中、員外郎一人兼侍御史知雜事,近年停罷,獨委年深御史知雜。振舉之間,紀綱未峻,宜遵舊事,庶葉通規。宜卻于郎署中選清慎強干者,兼侍御史知雜事。”

  ──右御史臺

  昔唐朝擇中官一人為樞密使,以出納帝命。(《職官分紀》:唐樞密使與兩軍中尉謂之“四貴”,天祐元年廢。項安世《家說》:唐于政事堂后列五房,有樞密房,以主曹務。則樞密之任,宰相主之,未始他付,其后寵任宦人,始以樞密歸之內侍。)至梁開平元年五月,改樞密院為崇政院,始命敬翔為院使,仍置判官一人,自后改置副使一人。二年十一月,置崇政院直學士二員,選有政術文學者為之,其后又改為直崇政院。

  后唐同光元年十月,崇政院依舊為樞密院,命宰臣郭崇韜兼樞密使,亦置直院一人。

彩客网竞彩足球推荐 银派捷赚钱吗 承包保安怎么赚钱吗 捕鱼游戏能赚钱的 梦幻手游合宠赚钱嘛 江苏快3稳赚计划 影视会员倒卖赚钱吗 两码中特期期准免费 11选5前三组10码 七乐彩专家 球探网棒球比分直播 pk彩票计划软件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 老重庆时时采彩开奖记录 比分直播捷报网 大玩家棋牌游戏下载 富时全球股票指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