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客网竞彩足球推荐
登錄 注冊

《宋書·王曇首傳》節選及翻譯賞析

時間:2018-05-16 宋書 我要投稿

  王曇首,瑯邪臨沂人,太保少弟也。幼有業尚,除著作郎,不就。兄弟分財,曇首唯取圖書而已。辟瑯邪王大司馬屬,從府公修復洛陽園陵。與從弟球俱詣高祖,時謝晦在坐,高祖曰:“此君并膏粱盛德,乃能屈志戎旅。”曇首答曰:“既從神武之師,自使懦夫有立志。”晦曰:“仁者果有勇。”高祖悅。行至彭城,高祖大會戲馬臺,豫坐者皆賦詩;曇首文先成,高祖覽讀,因問弘曰:“卿弟何如卿?”弘答曰:“若但如民,門戶何寄。”高祖大笑。曇首有識局智度,喜慍不見于色,閨門之內,雍雍如也。手不執金玉,婦女不得為飾玩,自非祿賜所及,一毫不受于人。太祖為冠軍、徐州刺史,留鎮彭城,以曇首為府功曹。太祖鎮江陵,自功曹為長史,隨府轉鎮西長史。高祖甚知之,謂太祖曰:“王曇首,沈毅有器度,宰相才也。汝每事咨之。”及即位,以曇首為侍中,誅徐羨之等,平謝晦,曇首之力也。晦平后,上欲封曇首等,會宴集,舉酒勸之,因拊御床曰:“此坐非卿兄弟,無復今日。”時封詔已成,出以示曇首,曇首曰:“近日之事,釁難將成,賴陛下英明速斷,故罪人斯戮。臣等雖得仰憑天光,效其毫露,豈可因國之災,以為身幸。陛下雖欲私臣,當如直史何?”上不能奪,故封事遂寢。時兄弘錄尚書事,又為揚州刺史,曇首為上所親委,任兼兩宮。彭城王義康與弘并錄,意常怏怏,又欲得揚州,形于辭旨。以曇首居中,分其權任,愈不悅。曇首固乞吳郡,太祖曰:“豈有欲建大廈而遺其棟梁者哉?賢兄比屢稱疾,固辭州任,將來若相申許者,此處非卿而誰?亦何吳郡之有。”時弘久疾,屢遜位,不許。曇首勸弘減府兵力之半以配義康,義康乃悅。七年,卒。太祖為之慟,中書舍人周赳侍側,曰:“王家欲衰,賢者先殞。”上曰:“直是我家衰耳。”

  節選自《宋書·王曇首傳》

  8.對下列句子中加點的詞的解釋,不正確的一項是 ()

  A.除著作郎,不就就:赴任

  B.與從弟球俱詣高祖詣:拜訪

  C.乃能屈志戎旅 乃:于是

  D.若但如民,門戶何寄 但:只是

  答案 C

  解析 “乃能屈志戎旅”的“乃”應譯為“竟然”。

  9.以下各組句子中,分別表明王曇首“受賞識”和“善治家”的一組是 ()

  曇首有識局智度沈毅有器度,宰相才也

  B.

  一毫不受于人 婦女不得為飾玩

  誅徐羨之等,平謝晦 此坐非卿兄弟,無復今日

  C. D.

  閨門之內,雍雍如也 豈可因國之災,以為身幸

  答案 B

  解析 A項“曇首有識局智度”是說曇首有才智度量,并不是受賞識,“一毫不受于人”是說曇首廉潔,而不是善治家。〤項“誅徐羨之等,平謝晦”是說曇首的功績,而不是受賞識,“閨門之內,雍雍如也”是善治家。D項“此坐非卿兄弟,無復今日”是說曇首受賞識,而“豈可因國之災,以為身幸”是說他“明大理”,而不是善治家。而B項中“沈毅有器度,宰相才也”是高祖對太祖說的話,可見王曇首受賞識,“婦女不得為飾玩”是曇首善治家的表現。

  10.下列對原文的有關內容的分析和概括,不正確的一項是 ()A.王曇首是太保王弘之弟,自幼就很優秀,兄弟間分財產,他只拿取圖書。從軍后隨高祖外出,高祖要眾人賦

  詩,曇首先寫成。王弘對他評價甚高,高祖也很高興。

  B.王曇首性格沉穩,喜怒不形于色,同時治家有方,家庭融洽。太祖也賞識曇首,晉升他的官職,并遵高祖交

  代,遇事咨詢曇首。曇首果然在平定國難中貢獻很大。

  C.王曇首在平定謝晦事中有功,當時封賞他的詔書已經擬就,但曇首婉拒不受,認為自己雖盡微薄之力,皇上即便偏愛,也無法面對史臣。封賞事于是擱置下來。

  D.曇首看出義康為權力之事心中不快,于是堅持要求調任吳郡。太祖打算重用曇首,未答應他的請求。曇首勸說其兄王弘讓出部分兵力,才化解了彼此的矛盾。

  答案 B

  解析 B項太祖“并遵高祖……遇事咨詢曇首”有誤,原文只說高祖對太祖說“汝每事咨之”,并未寫太祖“遇事咨詢曇首”。

  11.把文言文閱讀材料中畫橫線的句子翻譯成現代漢語。

  ⑴既從神武之師,自使懦夫有立志。

  譯文:

  ⑵近日之事,釁難將成,賴陛下英明速斷。故罪人斯戮。

  譯文

  答案

  (1)既然參加了英明勇武的軍隊,自然會使怯懦者具有堅強的意志。

  (2)近日的事,禍端將要釀成,幸虧陛下英明果斷,因而嚴懲了罪人。

  解析 第(1)句中“從”是“參加”的意思,“自”是“自然”的意思。第(2)句中“釁難”是“禍端”的意思,“罪人斯戮”是賓語前置句式,正常語序應為“斯戮罪人”,譯為“嚴懲了罪人”。

  【參考譯文】

  王曇首,瑯邪臨沂人,是太保王弘的小弟弟。年輕時有學問和品德,被授予著作郎,不去就任。兄弟分割財物,曇首只拿圖書而已。被征召為瑯邪王大司馬的屬員,跟從大司馬修復洛陽園陵。與堂兄王球一同拜見高祖(曾良策注:劉裕);當時謝晦坐在高祖旁邊,高祖說:“這個人既是貴族又有大德,卻能夠在軍營里委屈他的志向。”曇首回答說:“已經跟從了神明英武之師,自然使得懦弱的人樹立志向。”謝晦說:“仁慈的人果真有勇氣。”高祖聽了很高興。來到彭城,高祖在戲馬臺大會賓客,參加宴會的人都寫詩;曇首最先寫好,高祖看完后,于是問王弘:“你的弟弟與你相比怎么樣?”王弘回答說:“如果只讓他做平民百姓,家里怎么能住得下他。”高祖大笑。曇首有見識、智慧和氣度,喜、怒不表現在臉上,閨閣之內和和睦睦的樣子。自己手里不拿金子和玉器,家里婦女也不得以此作為裝飾和玩物,如果不是俸祿和賞賜所得到的,不從別人那里接受一絲一毫的東西。太祖任冠軍將軍、徐州刺史,留鎮彭城,以曇首任府功曹。太祖鎮守江陵,曇首自功曹遷為長史,又隨府轉鎮西長史。高祖非常賞識他,對太祖說:“王曇首深沉剛毅有器量局度,具有宰相之才。你遇事都應該同他商量。”等到即位后,任命曇首為侍中,誅徐羨之等人,以及平定謝晦叛亂,曇首出力最多。

  謝晦被平定后,皇上想要封賞曇首等人,正趕上宴會聚集在一起,皇上舉杯勸酒,乘機撫著座椅說:“如果沒有你兄弟二人,這個座椅就沒有今天。”當時封賞的詔書已經寫成,拿出來給曇首看,曇首說:“近日的事情,叛亂將要形成,憑借陛下英明快速決斷,所以罪人才被誅殺。我等雖然得以仰借天光,報效微薄之力,怎么可以乘國家發生災難之時,以此作為自身的幸運。陛下雖然想要偏袒我,面對秉筆直書的史臣怎么辦?”皇上不能改變他的想法,所以封官的事就擱置了。

  當時王曇首的哥哥王弘擔任錄尚書事,又擔任揚州刺史,曇首被皇上寵愛信任,在兩宮任職。彭城王義康與王弘在一起任職,心里常常怏怏不樂,又想得到揚州刺史的職位,在言語上也表現了出來。因為曇首在朝廷任職,義康擔心他分了自己的權力和職位,更加不高興。曇首一再乞求皇上讓他到吳郡任職,太祖說:“哪有想要建造大廈而遺失棟梁之材的?賢兄接連多次稱自己有病,堅決辭去州官職位,將來如果同意了他的請求,這個職位不是您又是屬于誰呢?哪有到吳郡任職的道理。”當時王弘長期生病,多次請求辭職,皇上不答應。曇首勸王弘分出府中一半的兵力給義康,義康才高興起來。

  元嘉七年,曇首去世。太祖為他的死而悲慟,中書舍人周糾在一旁侍侯,說:“王家將要衰敗,所以賢能的人先死了。”皇上說:“只不過是我家衰敗罷了。”

彩客网竞彩足球推荐